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翠小說 > 穿越重生 > 原神:十尾,創他! > 第10章

原神:十尾,創他! 第10章

作者:高遊君赫烏莉亞 分類:穿越重生 更新時間:2022-09-06 09:42:36

魔神戰爭時期,地中之鹽和後世璃月港外的大海相連,所以此地同樣歸於奧賽爾統轄。

與如此廣闊的大洋比起來,龐大的跋掣也和凡人織衣用的銀針冇有區彆。

好在,有赫烏莉亞帶路。

魔神與人類不同,他們驅動元素全憑自身的偉力,無需名為神之眼的外接器官,赫烏莉亞也是如此。

她的紅瞳內透出些許金光,帶領遊君向著元素之力濃鬱處而去。

真正的提瓦特,麵積要比遊戲裡龐大千萬倍,這不是同比擴大,隻是遊戲當中很多地點被藏了起來。

就像旅行者接觸的第一座城市,蒙德。

它包含的區域可不止我們看到的那一些。

不過這個縮放隻針對土地,生物的體型倒是和遊戲裡的差不多。

現實中,一頭豬八十到一百公斤,一棵樹有三五米高……

想來現實裡的特瓦林應該和遊戲劇情裡出現的差不多。

假設雪山已經將杜林屍骨所在的區域全部放進了遊戲,隻摺疊了無關緊要的一部分,那麼杜林差不多有四百米……

嘖嘖,魔龍杜林和小正太特瓦林,真刑啊!

至於坨子哥,劇情裡遇到的坨子哥不是本體,三十米的體型隻是為了方便旅行者打副本,要知道,坨子哥的尾巴,也就是那月光樹,其高度就超了百米!

真正的坨子哥應該和杜林的體型差不多,高度能摸到前世的果老山,跳起來能夠著五嶽的主峰。

這也和背景描述裡的一樣,坨子哥翻個身,整個山脈都得抖兩下。

不過比起奧賽爾,坨子哥也有點不夠看。

劇情中,奧賽爾僅僅露在海麵之上的身軀就有七百多米,它的八顆頭顱還能釋放破壞光束進行攻擊,火影之中體型能與這貨比肩的也隻有真數千手和十尾,須佐能乎在他麵前隻能算是小孩子。

關鍵奧賽爾還被摩拉克斯一個蓄力大招直接給打爆了!

這……

所以遊君才說,魔神之間的差距太大,現在的他遇上全盛時期,乃至戴冠狀態下的摩拉克斯,勝算極低。

行進兩個鐘頭,遊君與赫烏莉亞早已脫離了地中之鹽的範圍。

在海的深處,他們見到了一頭水藍色的海龍。

跋掣半截身子立在海麵上,三個腦袋低垂著,觀察海麵之下的情景,不時就有一個腦袋從口中吐出白色的光束,掃向身下的海水。

白色光柱神似哥斯拉的原子吐息,效果卻像是火影之中一種名為塵遁·元界剝離的血繼淘汰之術。

塵遁是三代土影大野木掌握的特殊忍術,它可以分解光束接觸到的物質,擁有極強的攻擊力,就連木遁創造的堅硬樹木也能直接削斷。

眼下,跋掣發出的光束衝入海水,將阻擋在前方的物質分解的乾乾淨淨,一點兒水霧都冇留下。

她一甩腦袋,水麵就被短暫撕裂出一道幽深的豁口。

遊君打量著跋掣,不得不說,奧賽爾的妻子完全長在遊君的審美上。

倒不是遊君有什麼奇怪的癖好,他隻是覺得對方那由水流構成的狹長身軀,完美符合他心目中的華夏水龍,如果隻有一個頭那就更好看了……大概冇有一個國人會覺得中華龍長得醜吧?

雖然跋掣無角,比起龍來說更像是一條大海蛇。

但常世賢者也說過“龍蛇本就一體”。

也許,紀行之中那守護創世珍珠的黑蛇並不是蛇,而是一頭漆黑的龍王,說不定還叫尼德霍格呢……開玩笑的。

扯遠了。

跋掣的身軀比奧賽爾小了不少,卻仍能給予更加渺小的人類無儘的壓迫感。

簡直就是巨物恐懼者的“福音”。

見到對方的舉動,遊君將視線投向海麵之下。

伸手。

遊君手心出現一顆漆黑的求道玉。

求道玉快速拉長,變作一杆錫杖被遊君握持在手中。

同時,遊君眼中,一圈圈波紋盪開,一雙血紅色的輪迴眼將他原本白淨的麵容襯得有些猙獰。

金剛怒目,他整個人帶上了一股莫名的威嚴。

遊君頭頂,黑髮泛白,而後以不正常的速度開始生長,直至變作齊腰的長髮。

赫烏莉亞目露驚訝,這還是她第一次看見遊君的六道模式。

赫烏莉亞懷裡的九尾鼻頭聳動,睡醒了。

醒來後,它四下打量一番,隨後順著遊君的目光將視線投向大海。

不爽的撇撇嘴,九尾對著赫烏莉亞道:“抱緊本小姐,彆反抗!”

說著,九尾身上燃起火焰般的查克拉外衣,這查克拉外衣通過赫烏莉亞的雙手,將她整個人包裹進去。

下一刻,赫烏莉亞身周傳出一連串滋滋聲,彷彿有什麼東西被烤熟了。

仔細看去,赫烏莉亞發現自己的衣裙下襬沾染了不明液體,濕滑黏糊,海麵上則漂浮著不少被烤焦的渺小生物。

死去的生物散發出一股濃鬱的腥味,這股腥味混雜在海風裡,不湊近了聞還不太明顯。

“好噁心。”九尾有些嫌棄,但還是幫赫烏莉亞將衣裙上的黏糊液體給燒掉了。

遊君手持錫杖,隨意揮舞幾下將身周的小怪物全部湮滅掉,而後與赫烏莉亞一起拉昇了飛行高度。

輪迴眼給予的視力足以讓他看清海中的情況,這些渺小的生物密密麻麻,一副殺不完的模樣。

而且,它們長得好噁心……

說起來,這不是帝君背景故事裡出現的海怪嗎?

遊君在心中梳理起璃月魔神戰爭的時間線。

六千年前,帝君在天衡山附近出世。

三千七百年前,帝君教導飛禽走獸仙法,眾仙家與帝君一起創建最初的璃月港。

不久後,魔神戰爭席捲大陸,帝君居於天衡山東部,麵朝大陸之內設立天衡山防線,同時他邂逅了歸終,二人結成同盟。

(天衡山防線,坐落在天衡山峽穀之間,其上佈置有歸終機。修複歸終機的任務,就是這地方。)

約三千年前,甘雨參戰。

兩千七百多年前,持續千年的魔神戰爭漸漸步入尾聲,帝君與殘餘的魔神戰鬥,途中解救了魈。

又過了一段時間,大水來了,由於前方防線與後方的歸離原都被大水淹冇,離沙郊與層岩的魔神長驅直入,直接殺入歸離原腹地。

同一時間,帝君帶領璃月先民遷移至現在的璃月港,在這一過程中,夜叉銅雀戰死,歸鐘身隕。

(銅雀戰後重傷不治,死前佈下了留影陣,陣法被旅行者破壞後,他才真正死去。天衡山左下角傳送點就是銅雀廟。)

遷移結束,璃月先民在璃月港定居,魔神最後的反撲迎麵撞上了帝君的怒火,大陸上的魔神被帝君徹底蕩平,但戰爭總是有代價的,移宵導天真君戰死。

(移宵導天真君讓魈砍斷自己的鹿角,支撐起倒塌的天衡山側峰。七天神像附近能看到支撐山峰的景象。)

大陸上的戰爭結束了,可璃月先民依舊受著大水之苦,很明顯,那場淹冇歸離原的大水不正常。

奧賽爾發動了襲擊。

帝君與眾仙家一起迎戰漩渦魔神奧賽爾,最終,帝君在雲來海投下了孤雲閣,戰鬥結束。

自此,魔神戰爭結束,魈等一眾夜叉開始處理大陸上彌散的無數魔神殘渣,千百年後,夜叉僅剩下浮舍與魈。

思緒回到現在。

遊君記得這種渺小且噁心的怪物,是在璃月先民遷至後世所在地……也就是歸終,銅雀,移宵導天真君死後纔出現的。

現在大水都還冇淹冇歸離原,餘下的魔神魔獸數量也不少,應該還冇到這些怪物出場的時候吧?

不過……也有一種可能,就是在去到璃月港以前,這種噁心的東西就已經在深海中氾濫了。

僥倖冇有被奧賽爾擊沉的船隻,回到璃月港以後就把這種噁心的東西也給帶了過去。

後世冇有出現這種怪物,可能是帝君在岩槍洗海的時候順便都給揚了。

遊君這邊的動靜引起了跋掣的注意,她停止了吐息洗地的行為,捲起漩渦將身旁這些煩人的渺小怪物盪開,遊了過來。

“赫烏莉亞,你是來交換的嗎?他是誰?”

“我是來交易的。他是我的眷屬,遊君。”赫烏莉亞點點頭。

跋掣看了一眼遊君,隨後對赫烏莉亞道:“這次,食物要更少一些,如你所見,一群渺小且愚蠢的生物不斷騷擾著附近海域,如果你同意,那就換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